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中心 > 公司新闻 >
精选战史图集(二十九)
2021-04-17 13:00
本文摘要:▼少见的苏联红军T-37、T-38轻型水陆两栖坦克。1941年6月。▼1940年6月,德国水师Uebi Scebeli号潜艇被英国水师击伤,不得不弃船,艇长Zani设法破坏了密码本和密码机。 ▼苏联红戎衣甲列车上的高射机枪手正对空视察,1942年,加里宁。▼M4“谢尔曼”坦克炮手卡尔顿.查普曼,来自弗吉尼亚州吉尔斯县,1944年11月5日,法国南锡四周。 4天后阵亡。

华体会官网

▼少见的苏联红军T-37、T-38轻型水陆两栖坦克。1941年6月。▼1940年6月,德国水师Uebi Scebeli号潜艇被英国水师击伤,不得不弃船,艇长Zani设法破坏了密码本和密码机。

▼苏联红戎衣甲列车上的高射机枪手正对空视察,1942年,加里宁。▼M4“谢尔曼”坦克炮手卡尔顿.查普曼,来自弗吉尼亚州吉尔斯县,1944年11月5日,法国南锡四周。

4天后阵亡。查普曼隶属于第761坦克营,这是美军第一支参战的非洲裔坦克队伍,他被授予紫心勋章,埋葬于法国圣阿沃得洛林美军公墓。摄影师:瑞恩,美国国家档案馆:531221。上色:Julius Jääskeläinen▼一名德军士兵俘虏了一名苏军士兵,1941/1942年。

鉴于照片中德军士兵手持的MP40冲锋枪没上弹夹,所以这是张用于宣传的摆照相片。只管德军在“巴巴罗萨”初期行动中斩获庞大,但伤亡也很大。虽然1941年的苏联红军训练不足,向导欠缺,但装备其实很良好,是出乎德国人意料之外的更顽强的对手。

在头几个月的各次合围战中,苏联红军损失了数百万的兵员。这张照片可佐证苏军和德军均装备良好,苏军士兵配备的是莫辛纳甘步枪和7.62毫米格加廖夫轻机枪。▼1944年10月29日,荷兰布雷达(Breda),马泽克将军指挥下的波兰第一装甲师进入该城,身背德制MG34机枪的反抗组织战士在庆祝都会获得解放。

荷兰反抗运动生长相对缓慢,1941年2月由于纳粹德国占领政府的警员随意骚扰和驱逐400名犹太人促使荷兰人开始组织反抗运动。伦敦的特别行动执行局(SOE)向荷兰反抗运动提供了援助。

荷兰反抗运动的反特工运动、对占领政府和通信网络的破坏运动为盟军提供了重要支持,运动从1944年开始活跃,一直连续到荷兰完全解放。到解放时,荷兰人的反抗已经成为陌头常见的情形,他们围捕通敌者或正法。业余无线电喜好者在引导盟军入侵时也发挥了重要作用。

总共约有2000名荷兰反抗组织成员被德国人杀害。上色:Jake Colourised PIECE of JAKE▼卡尔·瑟曼于1928年4月开始水师生涯。先在轻巡洋舰“埃姆登”号和“科隆”号上服役了几年,1940年4月转到潜艇队伍之前,在某海岸炮兵队伍服役了18个月。

经由通例培训并在U-29上完成一次实习艇长巡逻后,1940年12月23日他开始担任U-553艇长。U-553举行过9次巡航,运动规模主要在北大西洋。

1942年8月,作为“狼群海盗”的一员,瑟曼在海上作战时被授予“骑士十字勋章”。之后前往美国东海岸和加勒比海地域巡逻。

U-553于1943年1月16日- 1月20日从拉帕利斯出海巡航。瑟曼发送的最后的无线电内容是:“serhr unklar”(潜镜不清楚)。今后该艇杳无音信。

文本——https://uboat.net/men/thurmann.htm本照片刊登于《铁十字》杂志第6期上色:RJM▼1939年10月3日。(听说)法德疆域四周,英国皇家信号兵队伍的士兵正饰演阿道夫.希特勒。1939年9月至1940年5月间部署在西线的多国队伍试图尽其所能应对这场漫长而无聊的战争,在普通士兵看来这场战争险些就是假的。

期间西线险些没有重雄师事行动,只有偶然的炮火互射和巡逻队之间的日常小冲突聊以自慰,这段平静期英国人称之为“赝品战争”上色:In Colore Veritas▼百万分之一概率的抓拍:相机捕捉到了一枚迫击炮弹落下爆炸的瞬间。但确切拍摄所在和照片中士兵姓名不详。官方形貌是:“被敌人迫击炮击中的瞬间!”在这张稀有的照片中,一名美军士兵明白天在意大利乡村狭窄街道上巡逻,还没来得及蹲下隐蔽就被落下爆炸的德军迫击炮弹炸伤。

1944年4月24日原图:美国通信兵上色:In Colore Veritas▼来自明尼苏达州明尼阿波利斯市的水师陆战队上士A.S. Barnacle正站在齐膝深的水里,用“鲁布·哥德堡”盥洗台刮胡子,他对营地被热带风暴淹没的现状表现无视。1945年5月28日,日本冲绳。

照片收藏(COLL/3948):美国水师陆战队档案和特殊收藏上色:PieceofJake▼1939年12月,苏芬战争卡累利阿地峡战线苏联红军阵地。▼1940年9月25日,英国首相温斯顿·丘吉尔和妻子克莱门蒂娜搭乘水师巡逻艇沿泰晤士河前往伦敦东部码头。

华体会

(图片泉源:iwmh4367)霍顿W. G.(少校)陆军部官方摄影师上色:Jecinci▼“爸爸等等我!”- 1940年10月1日照片拍摄所在在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岛新威斯敏斯特第八街,照片中小男孩(沃伦·伯纳德)向他的爸爸伸出小手,而他的爸爸已经入伍,准备参战。加拿大1939年9月对德国宣战时,伯纳德一家住在不列颠哥伦比亚省奥卡那根谷的Summerland社区。

伯纳德的父亲其时是民兵,是BC龙骑兵队的中士和署理军士长,这在龙骑兵队中属于军士中的高级军衔。伯纳德说,父亲决议放弃军衔以二等兵的身份加入不列颠哥伦比亚省康诺特公爵组建的的步兵团,该团驻扎在沿海地域,也被称为“公爵”。”“问题就出在这里。

”伯纳说,母亲不希望他父亲参军,至少不是现在。”父亲其时33岁,他有一个幼小的孩子,母亲想让父亲在龙骑兵由中队升级为团再加入陆军,成为一名中士,中士的军饷是列兵的两倍。

”伯纳德说,母亲永远不会原谅父亲,他认为父亲和母亲的婚姻“绝非上天注定”。于是,伯纳德和母亲脱离了位于Summerland的棕色小屋子,脱离了多年的邻人、家人和朋侪,去了温哥华,他的母亲在那里没有亲戚,需要找一份事情和一处住所。

“这对今天的只身女性来说也不容易,”他说。“那时候没人帮她。

”1940年10月1日,“公爵”步兵团沿着新威斯敏斯特的第八街行军,受抵家人和朋侪的接待,另有一名来自省报社的摄影师克劳德·德特洛夫(Claude Dettloff)。突然间一个小男孩从妈妈身边挣脱出来,跑向他的爸爸,爸爸把头歪向右边,把步枪转到左手,用右手伸向儿子,德特洛夫拍了张照片。

伯纳德说,他的怙恃分手了,父亲在1943年假期回来过一次,直到1945年10月才退伍回来。(克劳德·德特洛夫/加拿大国家档案馆)上色:道格▼1942年10月。

华体会

该系列照片是著名的关于斯大林格勒战役的纪实摄影,但以前该系列照片的说明中从没提到这名武士的身份,引人注目的只有他奇特的迷彩头盔罩和手持的苏制冲锋枪和手枪。他名叫豪普特曼·威廉·特劳布(1895年11月14日- 1943年1月5日),是德国国防军第305步兵师第305营(Pionier-Bataillon 305, 305. infanteri)的下层指挥官,照片摄于在斯大林格勒的“街垒”工厂作战期间。

他在1943年1月5日的作战行动中失踪。(图片泉源:Bundesarchiv, Bild 116-168-618 / CC-BY-SA 3.0)上色:克里姆和罗伊斯顿·伦纳德▼1944年6月,诺曼底。法国农民为德军士兵添加饮料。

左侧士兵挎一支Sturmgewehr (STG.44)突击步枪,中间士兵则挎一具Panzerschreck (RPzB. 54)反坦克火箭筒。右前方士兵则携带着Gr.4322火箭弹。Bundesarchiv。

《图片报》101 - 731 - 0388 - 38上色:Doug▼“Jedburgh(耶德堡)”队伍中尉约翰·辛格劳布(John K. Singlaub)胸前挂着一把0.30口径的M1-A1折叠式卡宾枪,这是专门配发空降队伍的武器。1944年8月11日。他到场过二战、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获得两枚良好服务勋章,一枚银星勋章和一枚紫心勋章。他也是中央情报局(CIA)的首创成员之一,还曾任职战略情报局(Office of Strategic Services)。

“Jedburgh(耶德堡)”行动属于秘密行动,人员来自英国特别行动处、美国战略服务局、自由法国情报与行动中心局、比利时和荷兰流亡队伍,他们的主要使命是空投到德国占领下的法国举行破袭战和游击战,指导法国反抗组织攻击德国占领军。上色:PIECE of JAKE▼塔拉瓦之战1943年11月20日打响,23日竣事,这是美国在二战太平洋战场上第一次遭到日军顽强反抗的两栖登陆作战,美国水师陆战队第2师支付了极重价格。美军此战的主要目的是夺取环礁中的贝蒂欧岛和岛上的机场。共18000名水师陆战队员到场战斗,有近1000名水师陆战队员在夺取环礁时阵亡。

在约4000名日本驻军中,只有一名日本军官、16名士兵和129名朝鲜劳工幸存被俘。塔拉瓦之战让美国水师陆战队支付了血的价格,但也换来了名贵的履历。

上色:Royston and Doug▼英国皇家水师“伟大的”“胡德号”战列舰,尾随的是“还击号”战列舰。1924年驶离阿德莱德港。

▼1945年5月10日,在荷兰索斯特镇四周田野中,德军第六“空降猎兵”师余部及其他一些队伍—包罗哥萨克、党卫军和“赫尔曼·戈林”师余部—正式向盟军投降,照片中的德军正向莱斯特团第一营投降。照片中的这位德军士兵是一名老兵,他的制服和奖章讲述了不平常的故事:他航行夹克拉链顶端别着坎普弗利格(Kampfflieger)扣(轰炸机机组人员航行扣),在扣下的左边是航行员徽章。

这似乎讲明这名士兵应该是轰炸机航行员并至少完成了20次航行任务,不外这是级别最低的铜徽章(完成60航行任务是银徽章,完成100次航行任务是金徽章)。其他奖项还包罗铁十字勋章和战伤奖章(受伤3到4处至少是银制奖章),对地攻击徽章(老鹰下方有一道闪电),所有到场过对地攻击作战的德国空军航行员都市获得这种徽章,从穿着的裤子兜外寓目来,这是M38伞兵裤。

这一切讲明,他似乎是一名轰炸机航行员,然后加入空降猎兵队伍成为一名步兵。他的职业生涯不仅令人印象深刻,更重要的是他活到了战争竣事。

摄影师:Willem van de Poll上色:In Colore Veritas。


本文关键词:精选,战史,图集,华体会官网,二十九,▼,少见,的,苏联,红军

本文来源:华体会-www.jnszjigui.com

联系方式

电话:068-161210871

传真:063-321010596

邮箱:admin@jnszjigui.com

地址:台湾省台湾市台湾区人平大楼186号